夜莺与玫瑰

圈地自萌
德哈不逆不拆

活点地图

ooc预警

哈利盯着手中的活点地图发呆。
当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视线一直随着负一层的某个小黑点移动。
直至德拉科在级长单人寝室门前停下,哈利才将地图丢向一边,不过在他辗转反侧几分钟后,哈利翻出魔杖,轻声施了个荧光闪烁。
代表着德拉科的小黑点在门前左右移动,随之而来的居然是潘西·帕金森。
哈利对她的印象仅限于出现在德拉科身边谈笑的几率和斯内普上课扣学院分一样大,这一度使黄金男孩耿耿于怀,更别提时不时传出真假难辩的桃色新闻。
两人似乎并没有在门口多言,直截了当的进入了寝室,哈利无心观察他们共处一室互相调情,摘下眼镜把自己埋在松软的被子里,于是罗恩难得在半梦半醒中听到了哈利类似于"白鼬马尔福"的低声咒骂。
一连几天,潘西和德拉科都会共处一室。而另一边,万事通小姐敏锐地发现了哈利近来的心不在焉,尤其在魔药学的课堂上症状格外明显。
"让我们拭目以待"斯内普在教室里四处踱步,突然提高声音说。
"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先生究竟会在几分钟后把坩埚炸掉"
与其相得益彰的是斯莱特林们毫不掩饰的大笑声。
某个金发小混蛋似乎为了展示一下纯血贵族的做派,挂着假惺惺的微笑。
哈利把头偏过去,努力躲避着教室另一侧斯莱特林的炽热目光。
晚饭时间的糖浆馅饼和南瓜汁也不能提起哈利的兴致,他的视线并没有准确的目标,在学院长桌间飘忽不定。
赫敏神色凝重地在心事重重的哈利和准备吃下今天第五个鸡腿的罗恩之间打量着,终于出声制止,并试图用人体健康之类的麻瓜理论来说服他。
罗恩对此不屑一顾,但赫敏毕竟是万事通小姐。
"你可能会在某个时刻彻彻底底的变成一只鸡"她满意地欣赏了一会罗恩越来越惊恐的表情。
哈利成功在斯莱特林长桌找到了那抹淡金色,然后像是有某种预感一样,低下了头。
德拉科和往常一样向哈利的方向匆匆一瞥,韦斯莱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吃,救世主倒是似乎有些食欲不振,也没喝让他嗤之以鼻的南瓜汁。
德拉科承认,他在人群中一眼看见那双翠绿眼睛的能力并没能充分发挥到魁地奇上。
迟钝如罗恩,也在公共休息室格外宁静后发现了异常,哈利并不像平日那样神采奕奕,沉闷的气压仿佛像黑湖缓缓流动的水。
"嘿,哥们儿"
哈利从许久未翻动一页的故事集上抬头,对上了两双关切的眼睛。
"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去庞弗雷夫人那儿,你一整天都几乎没怎么吃东西"
"哦不用了,我只是…没什么胃口"
但赫敏满脸疑色,哈利总是无法对着她的眼睛说谎。
"好吧…你们觉得对某人经常过分关注象征着什么"哈利扶了扶眼镜,努力让自己冷静地像个旁观者。
万事通小姐脸上浮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很明显"她停顿了一下,和一旁的罗恩交换了一个不明意味的眼神。
"你喜欢或者爱上了某人"
哈利披上隐形衣,独自穿梭在霍格沃茨的楼梯间。哈利似乎从赫敏的话中得到某些灵感,能合理的解释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在长桌上寻找某人的背影,刻意躲避着他的目光却又会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心如擂鼓。
一切都有了答案。
不过天知道为什么斯莱特林休息室会被设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
以及某个金发小混蛋为什么今天没有在休息室和潘西约会。
哈利裹在斗篷里打了个哆嗦,不禁开始怀疑此次夜游的目的。
一腔孤勇被吹了个透心凉,格兰芬多小狮子理了理四处乱翘的头发,决定让自己彻底死心,重归自由身。
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衣袍摆动声,哈利闪身转进了个小角落,他不想去费尔奇那间充斥着烤鱼气味的小屋和洛丽斯夫人大眼瞪小眼。
空气中浮动着甜腻的香水味,不巧正是哈利最讨厌的那一种。
他有些怀念在走廊和德拉科擦肩而过时一瞬间闻到的古龙水味道。
哦该死,为什么又想起他了。
哈利打开活点地图,潘西·帕金森正向这边走来,后面还跟着罪魁祸首德拉科。
两人离哈利的位置步步逼近,他甚至能隐隐约约听到两人的谈话声。
"你看看他今天魔药课上的那副蠢样子,是不是又在忙着拯救魔法界呢"
哈利不必再去伸头看是谁了。
"圣人波特"德拉科低声嘟囔着,灰色眼睛里一如既往充斥着对哈利的不满。
"或许你应该换一种合适的方式来表达你对救世主长久以来的爱意"潘西戏谑地说。
"谁知道他这些天浑浑噩噩是不是因为被韦斯莱家的小红毛勾去了魂"德拉科忿忿不平。
"整天忙着拯救魔法界,伟大的救世主波特不能拯救一下我吗"
他说这句话时语气极轻,但哈利却觉得像盛夏最后一滴雨般砸在他心上。
慌忙中他做出的本能反应是转身逃离现场,隐形斗篷带起一阵轻快的风。
"谁在那儿"德拉科迅速追过去,伸手抓住了哈利的斗篷边。
梅林的袜子啊,让费尔奇把他带走吧。
德拉科浑身一僵,强装镇定掀开了哈利的斗篷。
"我真不知道救世主还有偷听的习惯"又来了,嘴角扬起的嘲讽弧度。
潘西识趣地离开了。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专门跑到地窖来就是为了找我?"德拉科挑了挑眉。
"那潘西为什么一连几天都出现在你的单人寝室?"哈利反问道。
小混蛋耸耸肩"按她的话来说,来倾听德拉科马尔福的少男心事"他意识到哈利的问题不同寻常"怎么,救世主有兴趣?"
他真是该死的迷人。
一年级没能握成的手,最终兜兜转转牵在了一起。
黄金男孩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伸手拽住德拉科的领带,蜻蜓点水般吻了上去。
梅林在上,救世主的嘴唇为什么这么软。
"…不好意思波特,你亲偏了"
黄金男孩表示不想说话。
金发斯莱特林轻咳几声 "所以不介意的话,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接吻?"